查看: 4000|回复: 0

人性本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6-2 22:5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

×
  人性本恶?
   发生了一些事情,今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原来的我是相信孟子的性善论的,最近经历的事情让我越来越趋向于荀子的性恶论了。
   性恶论是人之初,性本恶的理论。人之初性本恶与人性恶不完全相同。人性恶是指人生下来自始至终都是恶的。人之初性本恶是指人性在最原始状态有恶的趋势,以后的发展受到环境的影响。
    什么是恶?自我利益膨胀以至侵犯了别人的利益,就叫恶。推动人类社会,乃至动物界,自然界向前发展的,就是自我利益的最大化。植物为得到更多的养分,根越扎越深,枝越长越长。食肉动物为吃到其它小动物,更加凶猛、狡诈。食草动物为延续后代,耳朵越长越长,繁殖力越来越强。为什么我们发明自行车、汽车,以及各种机械、电子设备?为什么资本家要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、增大工人的劳动强度?为什么工人要罢工,要求缩短劳动时间、降低劳动强度,增加工资?为什么我们渴望共产主义早日实现,大家能够各取所需?因为我们要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
    要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本身没什么不好,但是如果侵犯了别人的利益,就是恶。我想过舒适的生活,必须有钱。怎样才能有钱呢?我可以去找工作、去发明、去偷、去抢、去骗。同样是得到一笔钱,有不同的方法,而被认为是恶的,则是侵犯别人利益的行为。
    不难看出,人的这种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趋势,如果不加以限制任其发展,就会侵犯到其他人、其它动物、自然界的利益。
    人的这种利益最大化的趋势源于祖先。人的大脑分三个部分:最中心的部分是大脑基底核,是爬虫类的脑,原始、野性、凶残,富于攻击性,像鳄鱼;包裹着基底核的是大脑边缘系统,攻击性弱,像普通的哺乳动物的脑;最外一层是人类特有的大脑新皮层。人只是高级的动物,它和其它动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    也许你认为讨论性善性恶和我们的实际生活没有什么关系,但我以为关系比较大。
    在立法精神上,性善论和性恶论的支持者产生了不同的立法。性善论的支持者因为相信人是善良的,所以立法时会把法律定的粗糙一些,多一些原则,少一些细节,最后成文只是薄薄的一本。古代把官员称为父母官,就是性善论的表现。你敢质疑你的父母吗?父母官说什么是什么,官府盘剥乡里、贪污公款、草菅人命、鱼肉百姓就是这么来的。性恶论的支持者因为认识到人总有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趋势,所以立法时会把法律规定得很细。他们让三权分立,政府、议会、法院互相牵制。因为不信任,他们让官员受到重重限制,并把官员称作公仆。从而形成一种人人都想恶,人人都不能恶的局面。林语堂说过一段话:如果把十个官都设想为清官,不加以限制,那么最后十个中可能有九个是贪官;如果把十个官都设想为贪官,对他们加以种种限制,那么最后十个中有可能有九个清官。
   结合性恶论,综合分析,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。共产主义社会被描绘成这样:世界大同,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情况下,人们以劳动为第一需要,各取所需。
   物质极大丰富不可实现。1、从实际的物质量来说,地球面临着资源匮乏的局面,在可以预见的将来,我们将进一步合理利用有限的资源进行生产、生活。除非有十个地球才能让人类感到物质极大丰富。2、从心理上讲,丰富是一个程度副词,它没有一个标准。如果你给一个古人讲现代的生活,给他描绘自己会跑的铁壳(汽车)、自己会喷水的铁管(水龙头)、可以看到十万八千里的方盒(电视),他一定认为你生活在天堂。但是,你满足了吗?你不想更多的钱买汽车、买大房子吗?未来的人也会一样,他们决不会满足现有的生活条件,总会有自己的梦想,物质怎么能够呢?
    各取所需必造成极大浪费。需要是分等级的,有必需品,有奢侈品。在以金钱为一般等价物的今天,我们会将有限的金钱大部分用在必需品上,小部分用在奢侈品上。一旦物品损坏,我们会对它进行维修,直到无法使用。同一类商品,也有必需品和奢侈品的区别。我新搬了宿舍,需要一台电视。电视就是必需品。但我的工资少,花二、三百元买一台二手电视是正常的。但我非要买一台新的三十四吋背投彩电,就不切实际了,背投彩电对我来说就是奢侈品了,在宿舍看也是一种浪费。但如果真是各取所需,我会去搬三十四吋背投彩电,如果在搬运过程中碰掉一块漆的话,我会扔了它,再搬一个新的。任何物品都是有成本的,我们的需要必需和成本相比较。为什么我们不用黄金、白银做电线,因为成本太高。共产主义社会也必需考虑成本问题。
   人类不可能将工作视为第一需要。你也许会说,现在有些大企业的老板不缺钱,但还是在工作。他们把工作视为快乐,但也会明天就给自己放假去阿尔卑斯滑雪,你能吗?人类始终把快乐、舒适作为第一需要。所有工作都能给人带来快乐和舒适吗?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做着他们喜爱的职业,大部分人都在做不得不做的工作。如果不发工资,谁会整天面对枯燥无味的东西。工作为了生活,还是生活为了工作?没有了利益还会有多少人去工作?
    人类思想能否进化到以工作为第一需要,是我于某位共产主义者的争论焦点。我以为不能。以工作为第一需要,违背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。我们设想共产主义社会本身,就是人类自己贪婪的证明。贪婪的现代人怎么能设想未来的人不贪婪呢?
    我只能说,未来生活会更美好,人类将变得更加理智。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小黑屋|维修人员 ( 鲁ICP备17033090号 )

GMT+8, 2024-6-22 08:18 , Processed in 0.676240 second(s), 9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